感觉有点饿

向导杨威利的工作日志 DAY3.1

哨兵向导
年龄操作有
私设多
OOC 

Cp杨菲






“杨,真的不考虑领养一个孩子吗?”卡介伦一脸微笑地看着杨威利,自然而然把手臂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像你这么优秀的向导,总一个人单着也太浪费了。况且是军队掏奶粉钱,只要那孩子以后能入伍,你可一分钱都不用多花。”

被恶魔上司缠上的青年似乎还没彻底睡醒,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半晌才慢吞吞地回了一句:“不要。”

“为什么不?有个人照顾你多好啊。”卡介伦显然没有放弃劝诱,“即使是年纪不大的哨兵,各方面能力也是很强的。”

“……我不能领养一个普通的孩子吗?”杨威利思索了一会儿,向卡介伦提出一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

“不能。”军方呼吁收养战争孤儿,名义上是给失去父母的孩子们找到新家,实际上则是为了培养军队未来的生力军,又或者是人形战争武器。哨兵不是士兵的主要构成,却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让哨兵或者向导家庭收养孤儿中的年幼哨兵、向导,那么对于军队的特殊人才招纳是一本万利的。而杨威利这种极其优秀的向导,安排一名资质优秀的新人哨兵与他朝夕相处,将来这两人的组合也许会成为扭转战局的秘密武器也说不定。

当然,眼下说服杨威利收养一个孩子才是一切设想的基础。

杨威利神色苦恼,下意识地挠了挠头发。




在卡介伦的再三劝诱之下,杨威利还是勉强答应了去孤儿院看一眼。

四五岁到十五六岁不等的孤儿被拉出来站成一排,年幼一些的孩子脸上还迷迷糊糊不明所以的样子,年长的已然有了成年人的表情。他们都穿着统一的服装,白色的,面料看起来相当柔软。杨威利心下了然,这些孩子全都是已经体现出哨兵特征的战争孤儿吧。

“杨,有合你眼缘的孩子吗?”卡介伦透过眼镜观察着杨威利的表情。他的黑眼睛里有一种无奈和悲悯,也许并不只是对他眼前的这些孩子抱有怜悯之心而已。

杨威利看到孩子们中间有一个女孩儿。她长了一头金发,蓝眼睛,在一群男孩里显得格外瘦弱矮小。她看人的眼神直愣愣的,纯净得没有杂质,那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该有的表情——是作为一个人形兵器所不该有的表情。

黑发的年轻军官走到小女孩面前,蹲下身体使得自己与女孩的视线平齐。“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女孩细细端详面前的青年人的脸,半晌,才轻轻回答:“我叫菲列特利加。我认识你,你是艾尔·法西尔的英雄杨威利。”女孩的声音不大,只有杨威利和她自己能听到。杨威利突然被点了名,自觉有些意外。

“我和母亲当时也在艾尔·法西尔。”女孩儿说着,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杨威利拍了拍她的头发,站起身向在一边看着的卡介伦示意。




杨威利领养了一个女孩儿。说实话其实这位年轻的军官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让他照顾孩子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真的像个尽职尽责的长辈一样无微不至地抚养菲列特利加。

早晨的朝阳穿过玻璃窗,投射在洁白干净的床单上,落下一片阴影。夏日的蝉鸣声四起,屋外草坪上喷水装置已经开始工作,自来水被喷洒出弧度,阳光在折射之下形成了一小段彩虹。厨房里散发着小麦粉膨胀的香气,电热水壶发出“滴”声,白色的水汽从壶口升腾而出。

雾气氤氲。

杨威利捧着一杯红茶,眼神飘忽而显得若有所思。透过半透明的水汽,他那双亚洲人种独有的黑眼睛晦暗不明,金红色的水面在吊灯照射之下闪闪发光。他的皮肤并不像坐在他对面的女孩这样白——按照祖先的人种分类标准,菲列特利加是典型的欧罗巴人种,他的头发也不是女孩这样的金色,可菲列特利加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的异族人是那么的值得信赖。

黑头发的青年慢悠悠啜了一口白色骨瓷杯中的透明液体,无意之间他看到墙上挂着的时钟指针已经走到数字九的地方。“菲列特利加,快点喝掉牛奶,我们要来不及了。”他习惯性地伸手挠了挠头发,即使是快要迟到了,也没见他多着急。

“提督,”菲列特利加无奈一笑,此时想收回前言还来得及?

“今天是周末。”




在杨威利难得地坚持之下,菲列特利加在15岁之前就读于一所普通的学校而非军队附属学校。他是不希望菲列特利加因为他的缘故入伍的,然而她本人却早已立志要成为杨威利的副官。当然,她是天生的哨兵,作为自由惑星同盟的一员理应为了自由和民主而战。

“菲列特利加,你不必因为我的原因参军。”杨威利叹了一口气。即使菲列特利加小小年纪就表现出了非凡的记忆力和战斗能力,在她看来15岁的她仍然是个孩子而已。大人们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保护孩子们的未来,人生不是一根短短的蜡烛,而是一把暂时拿在手中的火炬,杨威利只想把这支火炬点燃然后传递给下一代罢了。

“你真的决定了要念军校吗?”杨威利手中拿着的是已经工整地填写完整的同盟军官学校入学申请表。面前这个日渐美丽动人的女孩是怎么想的,他并不能全部知晓。她不必和他仰视同一颗星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星星呀。

而菲列特利加的回答未曾改变。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