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有点饿

写给春政太太的《鳥と鷺》

@春政 
打扰了!看过这篇实在想说些什么,花了一晚上写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请求您原谅(T▽T)
看法都极端自我流,如果窝理解错了的话请见谅!(土下座)



自从入坑以来就常听前辈说起春政太太,却一直拖着不肯拜读您的文章——也许是一种期待?(其实是懒?等《似颜绘》和《やつがれ》到了一定要静心阅读)今日偶然在太芥tag下刷出这一篇《鳥と鷺》实在是欣喜万分,熬到深夜之时终于能安静地看,只一开头便被深深吸引住。
“关于太宰先生我有许多想说。”的确,关于太宰芥川有许多要说的,作为写手的我们也有许多想说。他说牵念,说崇敬,说恨与爱,说他生存的意义,说他为港黑新立下的功劳,说他的妹妹最近瘦了一点儿,说中也先生背地里埋怨了先生几句,说时事、说天气,甚至是说昨天晚饭他吃了蟹和乌龙茶……当然,有点自我流了(T▽T)
春政太太的景物描写真是美极了。薄暮、云层、路灯、有轨电车,景色同芥川的心情融在一块儿。芥川是因为什么而疲倦?我不知道。太宰先生可能会知道吧?然后他出现了。
“蓬发摇曳”四个字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两个场景:一是第一季第一集太宰初次与敦君相遇;一是第二季第十二集击败组合后、同样是日暮时分,紫色的天空混了些红色,风带起太宰先生的头发,他笑得眉眼温柔。(表达能力实在拙劣,还请您担待www)
啊,停下来感叹一句,每一句我都想吹,可那样太烦扰太太了,故跳着夸吧(X)
太宰上来搭话时,芥川“思量如何回答他”、“确信是在揶揄”。常在太芥同人中读到“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这里的芥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胆小鬼”吧,对于太宰,他的小心翼翼在几句对话和人物描写中跃然纸上,莫名地有些心酸。当然,芥川才不是真的胆小鬼呢,他可是男子汉呀。
接下来太宰的闲聊和“果然连你也听腻了吧,芥川君?”让我吃了一惊。这样的太宰先生是头一次见到的,他变得亲近人、变得可爱,让我想抱抱他(当然还是让芥抱抱他比较好(笑))。
芥川觉得太宰像恶魔、像天使,他心里觉得太宰的笑容美丽而虚幻,这里您用的“蒲公英”实在太美了,突出太宰笑容的美,更是写出来芥川美丽的内心——执着,柔软,像蒲公英一样轻盈而纯洁。
安眠药这个物件儿,我对它有种偏爱,不明不白的。太宰先生他自己吃安眠药,他知道吃多了会死,他有些无所谓,对死亡抱有一种奇异的亲切和向往。可他不让龙之介吃,他发了火。我便暗暗猜他是否对芥川有感情、并不是无心。我还是想相信他爱芥川的,姑且不说是何种爱。
“别死呀。请您不要死。”这句一下子戳中内心。太宰教了芥川怎么用异能,怎么当一个黑手党,怎么生存下去;而芥川反过来要守护太宰。芥川果然是爱太宰的,即使他不太知道什么是“爱”。
后边写了一小段太宰作弄芥川的事儿。其实我没有懂这段放在这儿的用意,用我的金鱼脑子想想,是为了让太宰先生的形象活起来?读了这小段,一个有血有肉的太宰先生确实就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而后边呜咽着哭的太宰,私以为是全篇最美的一段。我太喜欢了!一下子让我想到《女生徒》里的“我”,天真得可爱,毫不克制地直接说出真实的想法。这么形容可能不太妥,这里的太宰先生有点儿孩子和少女的可爱。“全是骗子,骗子。干部,又不是我想要当的。”“反过头来笑话我。”“太可气了,好气哦”“坏蛋!坏透了,对不对,芥川君?”“使唤人那么厉害,还欺负我,我要去告他们。”“好讨厌。不干了,我不想干了。”想必这里的太宰先生是很很痛苦的,我却觉得他好可爱,果然我也是笑话他的坏蛋之一呢。此处芥觉得太宰先生老了十岁,我呀,觉得他是小了十岁呢。
真是爱极了。
呀,真的要爱上这个太宰先生了(T▽T)(喂喂,明明是给春政太太写长评呢!怎么突然花痴了!)
不行,我还是要再吹一句,太宰先生用塑料叉敲胸口(“鱼板还插在上面”)太太太太太可爱了!(你闭嘴吧!)
“暗夜和傻子”,我不敢妄猜这是指什么。“暗夜”包含的内容太多了,也许是太宰生而为人的迷茫和恐惧?不好说,说了会暴露我金鱼脑的事实(X)但“傻子”我且认为是在说芥川了。织田作、安吾、国木田、敦等人,想必太宰也觉得他们多多少少有些傻,不过此处说得大约是芥川君这个“小傻瓜”吧。
白鹭这一段太美了,我一个字都评不出来。不,还是能评一个字的,“美”,其他说什么都是亵渎。
哇,这一整段芥川的内心描写都太好了(T▽T)没法用语言评,不才,把刚听的一支曲子拿出来评您这段文字吧。《Nocturne No. 1,Op.9 in B-flat》
芥川要报恩,“好想替他咬断这铁笼,放他自由”。芥川是何其了解太宰呀。兴许太宰自己都在黑暗中踟蹰呢,芥川却懂了,太宰被铁笼所束缚。“我想报恩,变成仙鹤,为他织出锦缎来,那些锦缎,但愿能一直铺到他所渴望抵达的道路上。”这段让我想到两点:小时候听过一个仙鹤报恩的故事,大概是仙鹤被人救了,变成一个女子、用自己的羽毛织锦缎报答恩人;另一个联想是叶芝的《他希冀天国的锦缎》,“可我,一贫如洗,只有梦;我把我的梦铺在了你脚下;轻点,因为你踏着我的梦。”(傅浩译)芥川君,一定会把他的所有都铺在太宰先生去地狱的路上,因为他是个“宇宙无敌级别的小笨蛋”呀。
太宰先生不让芥川读小说——好吧,我的金鱼脑子又罢工了。这段我实在是不懂。
写到这里,往前翻两页,发现好多都是在评太宰(行吧,暴露了宰厨身份x),且说说这篇中芥川的形象?不才,又要拉最近听的一首歌来评价了。《クルマレテ》。芥川让我觉得他像个孩子、像个天使、像笨蛋夜莺和快乐王子——像硝子一样,干净美丽,伤心就是伤心,困惑就是困惑,爱就是爱,他想这样,于是就这样了。
“唉,大家都觉得我老在说太宰先生的好,提起他就赞词有加。先生颓废、消沉?那是误解,他比谁都想要活下去,他早就是个助人者,在我最孤苦无望的时候,是太宰先生救了我,让我不再一心求死……”不行,不能抄下去了,这一大段都太好了。无字评了,不才再拉一首歌(你忒不要脸了x)来作评吧。《永遠未遂にグッド・バイ》,大约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虽然是太宰的角色歌,芥川对太宰也有点儿像这样,他赋予了他意义,他义无反顾就跟他走了。可能就和《Goodbye》一样,芥川永远也追不到终结吧。
“我,只想用多于爱情的‘爱’去爱那个人。那是我一个人的先生。”我多么喜欢这个“说爱”的龙之介——不才,第四次语言贫瘠而引用音乐——《Canon》。“音乐是人向上帝的发问。”芥川君是不是把太宰先生当做了他的神明、他的信仰?
然后故事一下子又拉回篇头,还恍惚着没反应过来呢,就像一首歌从高潮部分又反复回第一段作为结尾。
嗷!最后一段也那么好(T▽T)有点“含泪的微笑”那种意味了,几乎要跟着龙之介一起大喊“——因为他今日也爱您依旧!”太宰先生哭了,哦,我可能也哭了。最后一次了,不才,放上现在最喜欢的《萨拉班德舞曲》,结尾给我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啊,还能再讲许多许多,又觉得评不出好看的评论来配得上春政太太的文字。到这儿就停笔吧。
祝您一切安好,爱您笔下的太芥。




YukiDy敬上


P.S. 冒昧,能称呼您为“春政前辈”吗wwww算是作为新人写手的我、非常私心的请求了(吐舌x)

附上歌单 :http://music.163.com/playlist/888094939/429630877?userid=429630877 

评论(17)

热度(42)